现实版“泰囧”:一名中国游客的泰国“体检游”

现实版“泰囧”:一名中国游客的泰国“体检游”
阅览提示:旅行已成为当下全民休闲文娱的重要方式,跟着生活水平的进步,海外旅行也正不断走进寻常百姓家,花样繁多的“贱价游”很多充满其间。日前,西安市民王谦便以1000元的贱价来了场泰国“体检游”,途中遭受各种圈套,可谓“触目惊心”。如果有一天,有朋友在电话中热心地告知你,他能够贱价给你一个名额,享用高品质的旅行,并获赠泰国皇家医院免费体检,你会不会有天上掉馅饼的感觉呢?而我便是那个被“馅饼”砸中的“幸运儿”。落入圈套 本年4月初,我接到一位陈姓“朋友”的电话,她手里有个特惠名额,只需1000元就可到泰国旅行6天5夜,还送泰国皇家医院免费体检,住五星级酒店,奢华大巴接送等福利。该“朋友”是我在一次旅行途中知道的,自称是南京一家大型美容店的店长,出于对“朋友”的信赖,我没有多想就容许了,并经过微信发去了身份证、护照等信息,转去了1000元。没过几天,陈店长微信发来了一个“嘉业世界泰国私家定制健康之旅”的伴奏宣扬页,图文并茂地介绍了行程和注意事项,还发来了一张去泰国和回国的飞机航班时间表。4月21日晚,我从西安乘飞机前往南京,本计划从南京经深圳前往泰国,哪知天公不作美,飞机一再晚点,而陈店长已携其他火伴早早到了目的地。为了帮落单的我赶上“大部队”,在一路“好心人”的协助下,我总算在4月23日13:00踏进了泰国疆土。下了飞机,咱们乘一辆中巴车,一个多小时才到了所谓的“泰国皇家医院”。医院规划的确不小,大约十几层楼,每层大约有上千平方米。大门口正面有七、八级台阶,两头有能够直接开车上来的车道。医院里边有大堂、大开间,有小房间,有标准间。全体显得洁净、整齐、明亮。我在“朋友”陈店长的组织下进行了体检。我虽屡次声明当天现已吃过两次饭了,但她们都说不要紧,不影响化验成果。随后,换衣服、抽血、透视、B超、心电图等等一阵忙活。体检结束,在接下来的两地利间里,咱们一行人旅行了芭提雅和曼谷,观看了特征扮演,享用着泰国的阳光、沙滩、波浪,全部看起来都是那么惬意。可是接下来的工作却让我觉得这次旅行并没有那么“简略”。25日上午,咱们被组织听健康讲座,门口两头各站三名全副武装的“泰国皇家差人”夹道欢迎。主持人自称来自央视,热情弥漫。首要演讲的是嘉业世界团队刘总,他导入了各种新名词、新概念,不时插科打诨,夸夸其谈,对听众进行了完美洗脑,最经典的是大举烘托泰国能“把男人变成女性,把女性变成女神”。而接下来演讲者都是“世界一流专家”,每个人都有好几个头衔,他们用艰深的医学名词概念和形象化的比方愈加彻底地打动了听众,人们不时拍手拍手,现场气氛高涨。开端逼单 在学贯中西的专家、皇家医院的确保下,先进的医治理念和药物的吸引下,大幅度的优惠政策诱使下,再加上每个听众(大部分是女士),都有1-2个人伴随的人员压服、发动,同行的很多人力争上游预定排队,进行确诊医治。从南京来的彭女士本年59岁,上一年得了一场大病,因而,在女舞伴兼老乡陈女士的介绍下也来了。她在陈女士和南京一家美容店许老板的发动下很快决议做两项医治,优惠后交了16万元,再送一些酵素。叫她来的陈女士,本年3月两口子来过,每人花了10万元,做了几项,后来觉得价太高,就找许老板嘀咕,许老板说:“你再拉个人去做,我给你提成。”这样陈女士就叫来了彭女士。而我对这种免费查看却心胸疑虑。吃完午饭“朋友”一再发动,我只说考虑考虑。上网查了查,再咨询一些国内医师,成果亲友们回复称在网上查不到这家公司,还有老医师提示我很或许是骗子。再一看价格表,最高的医治费用一个单项就有1280万元人民币,大部分都是9.8万、16.8万,最低的也要2.98万。我当即理解了,决议捂紧口袋。陈店长和许老板承当了压服我的使命,陈女士也在一旁帮腔。我这才意识到,她们都是“托儿”。动身到外面一看,各个专家室都排满了人,大都是女士,操着各地方言,穿着美丽。等我见到预定的汪思谕医师时,已是清晨2点。汪医师一身时尚装扮,没有穿白大褂,翻看体检陈述后,告知我应该做血液净化,还需要重金属排毒,两项费用算计20余万元,优惠最低要17万。我说我是挣死薪酬的,没那么多钱。许老板说,我的提成不要了,你给再算算吧。两头都是劝说声,汪医师又说最低15万元。我站起来,谢谢汪医师,“不必算了,这么晚了你看一天了,先歇息吧,谢谢!”我向门口走去,心里更是打定主意不管对方怎么要挟、威逼,我都不会退让。虎口脱险 26日上午,仍不抛弃的陈店长和许老板再次轮番上阵劝说,让我不管怎么参与一项医治,否则那么一大笔旅行费用,无人承当,公司亏了。并帮我插队约上了刘总,看能不能争夺一个最优惠的价格。刘总看完体检陈述,主张我补荷尔蒙、做血液净化或重金属排毒,总计16.8万,并说:“我认你这个朋友,咱一槌定音,一口价7万元。”我清晰表明自己没钱,径自回到房间。陈店长后来对我说“你在泰国或许不安全”。“不怕,有事我能够联络大使馆。”面临要挟,我也强硬地回复道。陈店长:“许老板仍是不死心,说一定要搞定你,否则要扣咱们一人3000元薪酬。”相持、相持、相持……有人来微信说去毒蛇中心、珠宝商铺和免税店。咱们一同去了,直到天亮我们才从免税商铺出来,每人大包小包,不是用的便是吃的。27日早6:40,起床、洗漱、吃饭、交钥匙、上大巴车。早早到机场,12 50总算坐上了返程的飞机。此次泰国之行真可算得上是实际版的“泰囧”,一场触目惊心的旅途之后,只想道一声,泰国再会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